週日的晚上,從四號線Alesia地鐵站走出來,確認了一下地圖,往rue Alesia走了約五分鐘,來到了指示中的rue de la Tombe Issoire。正要開始找83號,猛然注意到對面,緊靠在一間幼稚園外牆的巨人,臉龐似笑非笑地向著右邊,彷彿已經告訴了我答案。走到挑高的綠色鐵門前,將指示的密碼輸入後,左邊的小門應聲開啟,便走了進去。

沿著昏暗的巷口走進去,映入眼簾的是一排兩層樓高的工作室(atelier)。其中一間是燈火通明,門口點著幾盞簡單的蠟燭燈,不用說,這裡就是我來晚餐的地方。工作室是兩層的樓中樓,樓下是客廳和廚房,和外面的中庭一樣,是晚餐的地方,一個吃飯、聊天、交新朋友的地方。

客廳中寬大的紅色沙發後的牆壁,掛滿了明星和政治人物的黑白照,如甘迺迪、瑪麗蓮夢露、劇作家貝克特,後才知道都是知名攝影師I.C. Rapoport的作品。書櫃上也擺放著一堆書,作者都是今晚的主人,歡迎買回家閱讀。

由於時間比預定的八點還來得早,工作室裡只有零星的幾個客人。而坐在廚房邊凳子上,身穿紅色廚房圍裙、滿臉泛白鬍子,活像聖誕老公公的和藹老爹,正是今晚的晚餐主人-吉姆・黑尼斯(Jim Haynes)。也許是因為我是當晚唯一的亞洲人的關係吧,還來不及自我介紹,吉姆就已經叫出了我的名字。

「你就是K吧。讓我看看,K....K...啊,就在這裡!」

他用螢光筆把我的名字從手中的來賓名單畫掉之後,立刻轉向我,迅速地把我介紹給周圍其他人。

「這是Bill,快跟他聊天吧!那個是Kenny、Kelly、Shamus、還有。。。你們趕快聊天吧,不要只杵在那裡~」老爹輕快了地唸出所有在場客人的名字,快得讓人記不起來。他到底是怎麼記得了那麼多人的名字?答案:他已經有三十年的經驗了。



吉姆是何方神聖?

他出生美國路易斯安那州(就是被Katrina颱風侵襲的紐奧良所在的州)、在委內瑞拉上國中、並且在蘇格蘭的愛丁堡服軍役。吉姆原本打算在愛丁堡念大學,但結果開了一間叫「Paperback Bookshop」的小書店,除了買書(包括當時的禁書)之外,也舉辦了文學晚會、戲劇表演、展覽和設置咖啡廳,在當時一度轟動了保守的愛丁堡社會。

他在1963年創辦了Traverse Theater實驗戲劇團,如今是愛丁堡最受尊敬的劇團。他在三年後身無分文移師到倫敦,在無數的朋友和交情的協助下,又創立了London Traverse Theater Company。他同時也創立了「藝術實驗室(Arts Laboratory)」,吸引各界的音樂家、藝術家和戲劇家(其中更包括 David Bowie, Yoko Ono 和John Lennon)同住在一個屋簷下,共同創作。

1968年五月,正逢巴黎的五月風暴,吉姆也剛好身處在拉丁區。當學生和鎮暴警察衝突的時候,愛好和平的吉姆選擇離開,他說過:「我對正面衝突毫無興趣。我在倫敦的時候常說,與其拿個棍子敲警察的頭,不如請他和他老婆出去吃飯」。那時候,他也在剛創辦的巴黎大學(University of Paris VIII)任教,教的是「媒體學」和「性政治學」,一教就是三十年,直到1999年退休為止。

就在巴黎的這段時間,在一個偶然巧合下,一位寄宿在吉姆家的房客,為了要報答他讓寄宿之恩,自願幫他和他的朋友準備晚餐。那頓三十年前的週日晚餐,總共來了二十五人,但週日的晚餐卻一直延續到現在。三十年來,除了每年夏天吉姆到愛丁堡參加藝術節之外,都是風雨無阻,星期天晚上八點,吉姆家見。只要你剛好星期天晚上在巴黎,無論你是誰,只要打個電話或發封e-mail給吉姆,都隨時歡迎。

從冬天的約四五十人,到夏天的上百人盛況,吉姆的週日晚餐已成為了巴黎最特殊的聚會之一。在這三十年的晚餐中,吉姆估計大概邀請了超過十萬個客人到他的工作室,其中促成的戀曲、婚姻、友誼更是不勝枚舉。吉姆雖然是孤家寡人,但鮮少是一個人住。無數的背包客和朋友常寄宿他家,也成為週日晚餐的好幫手。辦了三十年的晚餐會,吉姆還是樂此不疲,親切的老爹笑容背後那60年代的嬉皮和平精神依舊堅健在。他曾說過:「每一個邂逅就像滴入池塘中的一滴水-你無法預測它產生的波紋會到什麼地方去」。

而我呢?從沙拉、到主菜、到甜點的短短三個小時間中,我認識了一個居住南法Aix-en-Provence二十五年的美國人、另外一個在越南河內教戲劇的美國青年、一個來自倫敦並且熱愛新加坡美食的出版商、來自巴黎的物理學家和幫證劵交易所寫程式的工程師、一個來自澳洲的男裝設計師和一個居住過阿拉斯加的美國阿桑,還有更多沒機會交談的餐客。大家坐在沙發上聊、站在廚房周圍聊、在外面冷颼颼的中庭邊抽菸邊聊,一直到近半夜才慢慢散去。離開之前,也和老爹約好,下次再來巴黎,一定會再吃晚餐。

記得下次假如你週日剛好在巴黎的話,打個電話給吉姆,邀請自己來晚餐吧。你會遇到誰呢?

Jim Haynes
83 rue de la Tombe Issoire
75014 Paris
Metro: Alesia

附註:吉姆的週日晚餐於每個星期天晚上八點至十一點舉行,除了八月份的兩三週之外都照常進行。假如你想參加的話,請直接打電話給吉姆01 43 27 17 67、透過他的網站送e-mail給他來確認你的名字和來賓的人數,建議在週五或週六先約好,讓他有時間準備。吉姆雖然沒有公開收費,但假如你想表達一份心意的話,請把你想捐的錢(大概的行情是每個人25歐元),放進一個白色信封、寫上自己的名字,再交給吉姆就可以了。

延伸閱讀:
Sunday dinner at Jim's
Sunday suppers: If you're in Paris, you're invited
The Eternal Optimist

創作者介紹

hagar看世界

hag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minami926
  • 這篇文章終於催生出來....

    巴黎的迷人不止於知名景點
    每個有夢想
    而且在這塊土地深耕夢想的人
    更是令人著迷
  • 真是難產啊~
    不知道要怎麼寫才好。。。

    hagar 於 2008/04/01 11:31 回覆

  • enidchen
  • 哇哇...好有趣的活動、好有趣的人喔~
    Hagar寫的很好啊~~^^b
  • Enid過講了
    文筆不好,希望大家見諒~

    hagar 於 2008/04/02 12:36 回覆

  • haku
  • 真的是很棒的晚餐...
    台灣怎麼都沒這種地方呢?
    若是我會煮美食的話.
    我也來考慮考慮吉姆老爹的作法哦!
  • 其實我覺得在這裡
    美食是其次
    重點還是認識新朋友吧 ^^

    hagar 於 2008/04/02 12:38 回覆

  • scubagolfer
  • A wonderful experience! The food suddenly seem irrelevant when compared to this fascinating story^^
  • Yes, it was all about the conversation. And what conversation!

    hagar 於 2008/04/02 12:44 回覆

  • Rolla
  • 好有趣的體驗,
    更有趣的是想到這個點子的人..
  • 他真的很有意思 ^_^

    hagar 於 2008/04/02 12:45 回覆

  • CafedeRiver
  • 太厲害了,居然找到這樣有趣的活動!!
    而且還是單槍匹馬,佩服佩服.

    那張名單可真長啊.
  • 我也是偶然在網路上找到的
    算是有緣吧~

    hagar 於 2008/04/02 12:51 回覆

  • wooow...yk.celine杯子大革命
  • 有這樣子的人道浪漫主意者
    我也很想認識他
    能像他這樣
    對任何人抱有無盡的熱情
    需要有大胸襟大寬容大氣度...
    他是我的典範哩!
    Celine
  • 在我們今天這麼現實的世界
    還找得到這樣的人
    實在是很難得

    hagar 於 2008/04/02 19:05 回覆

  • 波波馬麻
  • 好有意思喔,
    或許台灣的藝術工作者也可以參考這樣的模式,
    知道世界上有這些熱愛生活而不只是為賺錢的人感覺真好....
  • 這樣的人真的很少見了 ^^

    hagar 於 2008/04/03 17: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