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明威在1950年告訴他一位朋友:“假如你有幸年輕時住過巴黎,那無論你這輩子去到何處,她都會跟隨著你,因爲她是個流動的饗宴。” 我雖然未年輕時住過巴黎,但在大學在英國實習的五月天度過短短的四天,巴黎的一切還是如影隨形,為往後日子和它的緣分留下伏筆。

回顧多年前用傻瓜底片機拍的照片,那一年春天的驚喜和感動至今還是絲毫不減,還鮮明地記憶在腦海中。在數位攝影當道的今日,底片還是有它不可取代的地位。(黑白照片是用Ilford底片拍攝)



hag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