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士迷假如到了巴黎不去聽現場爵士演奏,就好比回教徒到了麥加不去朝聖是一樣的道理吧。自爵士開始盛行的時候,巴黎在美國爵士歌手和樂手的心中,就像一直都佔有特別的感情。法國的聽衆是第一個將爵士表演者視爲真正的藝術家,並且給與他們在美國無法得到的廣泛愛戴和仰慕。因此,巴黎也成爲了許多爵士樂手表演、錄音和生活的首選城市。

和巴黎的衆多的餐廳一樣,爵士俱樂部所呈現的“菜色”從傳統的swing, cool jazz到現代的fusion, acid,也參雜了異國音樂的元素,讓人目不暇給。當然,爵士樂手和歌手的程度猶如主廚的好壞,好的表演者帶你到上爵士天堂讓你仿佛和Ella和Louis Armstrong共舞,爛的則讓你開始想念聽隔壁老王洗澡時的高歌。這次巴黎的行程,我們到了天堂,同時也狠狠地跌到谷底。

巴黎的爵士俱樂部大都聚集在第一區、瑪黑區、拉丁區和聖傑曼區。這次我們第一個走訪了離飯店最近的Caveau de la Huchette(Caveau是地喾的意思)。Caveau自1946年開幕後,就有不少知名的爵士樂手如Sidney Bechat和Lionel Hampton在此表演,可說是在巴黎演奏紐奧良爵士和Be-Bop的重要場所。



通過窄窄的rue de la Huchette,希臘餐廳摔盤子的聲音和沙威瑪烤肉的香味充斥了感官,不到兩分鐘就到了門口。跟門口眼睛好像有點怪的大淑買了入場卷,我們就走下昏暗的階梯,來到了地喾。地喾的一邊是舞台、另外一邊是lounge區,中間則是寬大的舞池。Caveau de la Huchette除了是爵士表演場所,也是開放觀衆展現舞姿的場所。我們到達的時候正是表演休息時間,穿著舞鞋的帥哥美女和不怎麽帥的男女已經開始起勁地跳起捷舞、吉魯巴和自己發明的“自由式舞蹈“,氣氛和一般的爵士俱樂部大有不同,多了幾分活力。

演奏不久後就開始,今晚是來自美國的小喇叭手兼歌手Joey Morant和他的band的演奏。小喇叭的功力不用說,他的唱功也是一流,模仿起Louis Armstrong低沉沙啞的聲音也如同Louis轉世一樣傳神。演奏的曲子大多是swing爲主,台下的舞者當然也痛快地以流暢的捷舞回應,水準一點也不輸專業國際標準舞者,minami也被邀請去跳捷舞,氣氛好不熱絡。

我甚至也被一位好像未進化完成的黑人老兄慫恿下去跳舞,當我拒絕之後他也開始模仿起爵士樂手的唱腔,自娛娛人。旁邊喝得有點醉意的英國老兄正在説服對桌的墨西哥人英國國家的多厲害,一定會贏世足賽(當然我們知道結果)。這樣的氣氛,一直持續到淩晨一點左右,待Joey Morant以《玫瑰人生》收場,我們才不捨地離去,留下舞池中意猶未盡的舞者繼續跳到天亮。



隔天,逛完孚日廣場的我們在尋找瑪黑區有名的Falafel店途中,又意外發現一家叫7 Lezards (七隻壁虎)的爵士餐廳,正好有爵士表演。記得在網路上看過有人推薦這家,等吃完Falafel之後回頭就進去看看。萬萬想不到,就這樣踩到了地雷。

位在餐廳地下室的表演區,觀衆大概只有十來個人。節目表上明明寫著是爵士歌手、鋼琴、鼓和薩克斯風的表演,但從頭到未都沒看到薩克斯風手的蹤影,從一開始就有被騙的不祥預感。從表演一開始,女歌手以好像一半在吟詩、一半在演唱的方式表演,似乎是在用爵士的唱法詮釋現代詩。



我雖然說不上是什麽聽爵士樂的高手,但至少很清楚自己喜歡什麽樣的爵士,而這種“前衛”的表演方式,實在叫人難以接受。但更讓人受不了的是,鋼琴手不但是看譜彈奏,而且完全沒有爵士的感覺,與其說是彈鋼琴,不如說是捶打鍵盤。鋼琴手、歌手和鼓手好像都各玩各的,完全沒有默契可言。三人中最有爵士風範的黑人鼓手,看起來也滿臉不爽的樣子,表演到一半的時候來了一段精彩的鼓solo,好像在告訴其他兩人:“這才是爵士,懂嗎”?

坐在我們對面的一對男女也受不了,先認賠離開。我們忍受了大概不到一個小時,也離開了這爵士地獄,散步看聖母院的夕陽去。



Caveau de la Huchette
5, rue de la Huchette
Paris 75005
全年營業,晚上9:30營業
表演10:30~01:00
週日至週四: 11Euro
週五、週六: 13 Euro
飲料另計

7 Lezards
10, rue des Rosiers
Paris 75004
創作者介紹

hagar看世界

hag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